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老钱庄心水论坛998009:0757-65146814
技术咨询热线:123486
传真:0757-165814684
红财神报玄机图2017

夏天转眼就过去了,回想起过去的日子今年的夏天炎热而美好

时间:2017-03-27 11:24 作者:admin
 
          林妹妹当然姓林,她的模样身姿、神情气质,与曹公笔下的黛玉各不相干。
        林妹妹生来肤白,发黄、身材高挑,远看倒有几分西方女子的风韵。我在心里常常将她与那些世间可爱的林姓女子混为一谈。也许是因为《红楼梦》的缘故,我由来喜欢林姓女子;且不说书中黛玉, 就是电影人,林青霞、林芳兵,还有那清丽的美人作家林徽因我都深深地喜欢过。我总想,天下的女子若姓林总是好的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
 
         认识林妹妹的时候,时节刚过端午,京东的板栗花开,把个长城内外都熏香了,而她也沁了一身的栗香。
         林妹妹本名:林枫仪 ,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正在我们工地的厨房里下厨,夏天刚来她就穿了很短的裤褂,一头柔曼的黄发,散漫地斜披在肩颈上,头发随着她切菜的手有节奏地轻舞,托住头发的肩膀很白,你远看、近看她都不像个山里人。
         那时我刚好从工地回来,也是我去工地的头一天。我们做了简短的目光交流算是认识了。
        转眼相识近一个月了,大家也都跟她熟悉起来。别人叫她林师傅、林姐、小林....而唯独我叫她林妹妹。对于这个专利般的称呼,她顺利愉快地接受、并很快在我与她之间应用。渐渐地我早已经习惯了每天喊她的名字、见她的身影。 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    夏天渐深 ,吃过晚饭天还没有黑,太阳在远方的树林与矮山之间,做向下穿行,染红了地平线。
         我一个人走小路朝离我们住所最近的山坡上走去。穿过一段梯田,一步步攀上山坡。
         山坡上长满了栗树,黄昏的风温暖而舒爽,我放纵着四肢和波动的思绪,任其在晚风里畅游;周遭的栗香似看不见的潮水将我一层层淹没,那种思绪被浸泡的感觉,让你愉悦、让你英气滋生、千般美妙.......
       快到坡顶上的时候,猛抬头发现林妹妹正站在风中,她那亚黄色的长发飞扬着 ,在风中起舞;她就像是在这里等候似得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,而我正好站在她的目光里;我那被晚风吹过后,天真烂漫的表情,被她严密的目光一网打尽,这让我多少有一点不好意思。
       我紧走几步站在她的面前,我们四目相望;我喜欢这一时刻,喜欢这一时刻的每一缕风、每一片云、以及她的每一次呼吸,每一个眼神和身边的每一片绿叶..... 
       与她单独相处,而且又是那么幽静这是头一回。我感受着这份意外的美好和这份醉人的时光。
       “你咋还没回家 ?”面对着这个突然出现林妹妹我先开口了。
       “一会儿就回去 ,刚才在田里除草,顺便看看家里的栗树。”接着她用手指着山下的这片树林,告诉我都是她家的。
       话音落地,她顺势将刚刚采来的野花抛进风里,我迎着斜阳,顺着枝叶飞舞的野花看过去,落日的斜照刚好穿过那些散漫的枝叶,在空中绚出迷离的光柱。再看,晚霞把山下的小水库烧红了,水面上一闪一闪地泛起赤金色的斑斑点点,远山那边的黄昏真美。 
       我感叹着回过头,林枫仪站在我的侧面,很专注地打量着我,见我突然转身,表情露出不自然,两个手不知道安放何处。我顺势将她摆动的手拉过一只来,她没有拒绝但有点慌乱。
       我从没有触摸过她的手,虽然我曾帮过她做饭,也近距离的看过。那双每天为我们做饭的手让我生出触摸一下的欲望与好奇。
       我没有想到她那么白净的手原来并不嫩滑,手心还长了一层不薄的茧 ,与她的模样很不和谐。与她的手相比倒是我的手显得修长而柔细。她反过来握过我的手道:“原来男人的手还可以这般柔细修长。一看就是书生的手。” “对了,就是那种古代书生的手。”话说完她抛给我一个极温柔的表情。
        我说:“你握的那么紧,是喜欢我的人、还是喜欢我的手?”她一下松开了,面有尴尬,不置可否。随即又道:“明明是你先摸了我的手吗?”她不服的表情想反守为攻。表情带着挑战。
       我目光犀利地看着她 ,一眨不眨,眼睛里一定有晚霞的火焰。最终她目光散乱,把头转向一边。
       太阳把车轮般的身躯降至远处的群山,暮色浓重下来, 晚风把她的头发吹起来,吹得很高,那些飞舞着的发丝被一次次地吹进她时而张开的嘴里。我上前又走了半步,我与她之间已经没有了距离。她回过头,惊异地看着我,试图避开我的锋芒。
       我没有给她逃离的机会,伸出双臂放在她的肩上,感受她的慌乱和她身上浓浓的女人气息。她有些沉不住气想走开,我迅疾地把她抱在怀里.....
          林妹妹带着羞涩,压低了声音 说:“你好大胆,竟敢抱我!”我一动不动抱住她说:“因为我看懂了你的心思,你希望我抱你!”
         “你胡说,我根本就没有!” 林妹妹半怒。但接下来确是无力的顺从。太阳彻底的下沉了,我抱着她不放,我感到了她呼吸的急促和胸脯的颤抖。
        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山坡下有人喊她:“林——姐,该回家了 。”我的手松开,她留恋地看了我一眼,逃一样地走下山.......  
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4
 
        再看到林妹妹的时候 ,她改变了对我的称呼,我从“领导”转换成了“刘哥”。她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。看来有了那次黄昏的拥抱不但没有让她反感,反倒增进了我们之间的情谊,我们之间相处的安稳而美好。
        有天我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 ,无意间碰了一下她的身体,她见周围无人,一把抓住我不放,说我故意性骚扰。我几番挣脱她才肯放手。最后她笑着跟我说:“这个穿堂做厨房太狭窄,别人路过的时候也常有擦碰,但是,刘哥也只有你碰我的时候,能让我产生不一样的感受。”  我说:“能有什么不一样?”她道:“心跳,你能让我产生心跳。”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浮上了红晕。
         她感染的我也有些羞涩,我找个理由走开了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5
 
          我们住的这个地方,地名叫候鸟寨,是个山区小镇;当地人说这里虽叫候鸟寨,但并不见有多少候鸟在这里安营,每年的春秋两季,总有大批的候鸟途经此地;也只有在冬天,有少许受伤的大雁在此地落脚越冬。这里地处燕山山脉中南段,地域与塞外相连,茫茫山脉横卧东西,国道从这里南北贯通,最近东面又增加了高速公路;我们就是来这里协助高管处整修这里的环境设施。这里地处两地分界线,山势最低处,是群山的一处隘口,是古长城的咽喉要塞;那些途经此地候鸟多是从隘口出飞过,候鸟寨可能因此得名。
       我知道的这些都是林妹妹告诉我的, 我问过她都是听谁说的,她说母亲是当年的知青,对这里的山山水水有些研究。我曾经试图探究她母亲的故事,但她没有告诉我太多,只告诉我母亲是因为回城困难嫁给了老实忠厚的父亲.......
         ..............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6
 
       夏天转眼就过去了,回想起过去的日子今年的夏天炎热而美好,这异地他乡的这段集体生活给了我丰富的人生经历。我与大家、与林妹妹、大家与林妹妹相处的美好而安宁。
       一个细雨飘飘的黄昏,林妹妹做完饭没有走,我们一起吃了晚饭;饭后我把她送出住所, 我告诉她我们在这里的工程基本进入了尾声。
       望着漫天细雨,她欲言又止,转过脸去,把想说的话连同她的身影一同消失在微凉秋雨中。
     
       ........朦胧中我接了个电话,我走出营地,外面到处飘满了白雾,眼前出现大片泛黄的草地,高高的黄草托起城门大的月亮 ,迎面的河水如一条弯曲柔软的白色长带在芦苇的簇拥下静静地流淌。像是听了谁人的召唤,遵了谁的约定我沿河一直走下去,那无边的芦花染了月的颜色,有的晃动、有的飞舞起来,我看不到约定的那个人,却听到了隐隐有吹奏陶埙的声音,那声音远远地飘过来,婉转低回,那种漫入骨髓的声音让人生出恍惚的醉意,像半醒半醉中有袅娜的女子轻坐怀中,迷惘中我回过头来,见一黄发女子着一身轻薄黄纱裙,身姿婀娜,头上插一串紫色的梧桐花,这个略显西化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林妹妹。
        她飘一样地走到我身边,梦一般的递过手来给我 ,我紧紧地握住却是那么冰凉。我问她:“ 你怎么会这个时候约我出来?你看这月已偏西,分明已是后夜,风那么凉你不怕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嘴唇再抖,她不说话,她的发丝上有有清凉的霜露。
      她那凝了霜的眼睛看着我,似有万语千言却还是无语。她的手随了风动故意把裙纱蒙在我的脸上,我闻到了她身上的栗香;不, 其实那不是栗香她身上的栗香早于夏天结束的时候消散,她身上的香是一种女人身上散发的自然味道,这种味道不是哪一种香水可替代的天然芳馨,但也有秋天桂花的因子。隔了一层纱她把脸贴在我的脸上,我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但我能感觉到林妹妹正在一点点抱紧我 。
       你闻到了吗,我身上的体香,我身上天生 就有淡淡的桂花味儿,母亲说这种自体的香,是我与生俱来的,久了自己会慢慢忘记,可能自己都闻不到了,但是别人可以闻到。” 我并不作答,只想听她一个人独自陈述,我愿意享受那种迷糊糊的飘渺感。渐渐地她也不再说话,我们被风吹醉,双双倒在厚厚的黄草上,河边的芦花和漫天白雾连成一片,周围的一切像大片的云朵在慢慢起飞.......  
 
        昨夜那场雨,让大家睡得都很早,也让我早睡早起了。天还没有完全亮,我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还不到早上5点,奇怪的是平时从不随意打电话的林妹妹怎么在凌晨4点给我播过电话?我想了想那个时间我刚好在梦中跟她在一起。
     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我看准机会问她:“你怎么在哪个时间给我拨电话?”她很平静地说:“早晨醒的很早,再也睡不着,想着你要走了,就想约你出来走走,但刚刚拨通电话就后悔了,赶忙挂断:你们累了一天了正在美梦中,我总不能在那个时候自私,不管不顾地把你叫醒吧,再说了你身边还有别人......
        “是啊,那个时候我还真的在做美梦。” 于是我简单地跟她讲述了我昨夜的梦。
         林妹妹听了后,兴奋、喜悦,但也带了淡淡的遗憾。她说假如你接通了那个电话,那一刻你的梦就是现实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9
 
           离开这里的日子终于到了,最后一个晚上,我跟林妹妹单独在一起聊了很长时间,地点就在我们住所的门前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那是一个很好的晴天,月光下她坐在门口的大石头上,我们住所的门外是一处地势很高、相对开阔的小广场,地上铺了草席,我躺在草席上,眼看着天上的星斗,离我们几公里外的山坡上远远地能看见雄浑、壮观的万里长城,那个夜晚让我想起了许多边塞故事........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0
 
         我走了,离开了那个终生难忘的边塞小镇。没有什么可以送给她的,情急之下我把那顶我常用的花雨伞留给她做了唯一的纪念。  
         临行时的那最后一眼,她突然转过身,其实我早看见了她眼里的泪水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网站首页      |   公司介绍      |   新闻资讯      |   产品展示      |   技术支持      |   人才在线
 
24小时服务电话:0757-123444
 
版权所有:贵州哇都比酒业有限公司    老钱庄心水论坛998009
客户服务热线:0757-123453  技术咨询热线:0757-123453   传真:0757-123453 红财神报玄机图2017